您当前的位置:
 
历史上10月10日发生的事件
河套文化研究网
    http://htwh.bynr.gov.cn 2018-10-10
 
 

中央红军开始长征

    在84年前的今天,1934年10月10日 (农历九月初三),中央红军开始长征。

    1934年10月10日(距今84年)夜间,中共中央和红军总部悄然从瑞金出发,率领红一、三、五、八、九军团连同后方机关共8.6万余人进行战略转移,向湘西进发,开始了悲壮的、前途未卜的漫漫征程。部队将所有的文件、辎重、兵工厂机器、印钞票机器、X光机以及各种文化课本都携带上路,将整个苏维埃共和国搬上旅途。在此之前,中革军委副主席周恩来曾先期赴雩都,选择行军路线,组织架桥,为大部队行军做准备。

 

辛亥革命爆发

    在107年前的今天,1911年10月10日 (农历八月十九),辛亥革命爆发

    1911年10月9日(距今107年)正午,孙武在汉口俄租界宝善里14号机关装配炸弹,不慎爆炸,孙武受伤。俄国巡捕闻声赶至,把炸药、旗帜、符号、文告、印信全部抄走,起义计划暴露。瑞澄下令紧闭城门,大事搜捕。蒋翊武与刘复基计议,刘主张当机立断,说:“与其坐而被捕,不如及时举义,失败利钝,非常计也。”蒋以临时总司令名义发布命令,在当晚12时起义。然而在当晚12时以前,军警突至武昌小朝街85号总指挥部,刘复基掷炸弹时受伤被缚。蒋翊武、彭楚藩跳墙时,也被捕。蒋因穿长袍马褂,拖着辫子,不被注意,乘机逃逸。

    当晚的起义计划遂告流产。清吏连夜审讯,审官铁忠想开脱彭楚藩,说:“你是宪兵,是捉革命党的,怎么也被错捉来了?”彭答:“我就是革命党!”铁忠再说:“你不是奉命去抓匪徒的吗?”彭愤答:“我是黄帝子孙,怎么会接受满虏的命令!”他要来纸笔,振笔疾书:“余既从事革命,个人生死,早置度外,请速余死。”彭即被杀,年仅25岁。复提刘复基。刘骂不绝口,就义时连呼“同胞速起”!“还我河山”!死时年28岁。杨宏胜受审时说:“老子革命党,杀便杀,胡问为?党羽除汝满奴外悉是。”铁忠大怒,命人鞭打,杨挺身直受。推出施刑时厉声骂道:“贼虏!杀!快杀!恐奴才不久亦随老子来也!”死时年26岁。

    10月10日晨,张廷辅被捕,刘公寓、同兴学社等革命机关相继被抄,清军开始按查获的名册捕人,被捕人数已达32人。瑞澄通告全城:“此次匪巢破获,可以安堵一方。须知破案甚早,悖逆早已消亡。”又向清廷发电:“瑞澄不动声色,一意以镇定处之”,“俾得弭患于初萌,定乱于俄顷。”

    10月10日晚,情况已万分危急,各标营党人集议,决定立即动手。7时许,城外火起。混成协第二十一营辎重队、工程队和炮队起义,向城内进发。城内工程第八营排长陶启胜发现士兵金兆龙臂缠白中,吼道:“你要造反?”金答:“老子就造反,你将怎样!”陶与金扭打。金大喊:“同志们快动手,还等什么?”士兵程定国用枪托击陶头部,陶逃,程举枪射击,熊炳坤亦对陶打枪,这时全营轰动,代理管带阮荣发等堵住楼梯门,一面放枪,一面大呼:“此等事做不得,要灭九族的!”被士兵吕中秋、徐少斌击毙。熊秉坤鸣笛集合,扑向楚望台军械库。

    楚望台监守官李克果分发子弹准备抵抗,士兵们得子弹后,立即响应起义。李克果大惊,越墙逃走。熊秉坤即宣布起义部队为湖北革命军,布置进攻总督署,并举吴兆麟为革命军临时总指挥。此时各标营见火光闻枪声,纷纷起而响应。二十九标排长蔡济民率兵首先冲出营门,喊:“打旗人!”测绘学堂学生李翊东挺身高呼:“同学们,不要怕,今晚是革命党举事,我就是革命党。愿意革命的跟我到楚望台去领取枪弹!”

    四十一标和三十一标留守共300多人。黎元洪令严防士兵起事。一个外营的士兵来通知起义,黎元洪立杀之。士兵邹玉溪欲出门响应,被黎元洪手刃。这时蛇山炮响,黎元洪大惧潜逃,四十一标方参加起义。

    清军驻武昌城内外的兵力约20个营,共9000多人,相继起义的达三四千人。革命军向督署连续发起三次进攻。第三次进攻时,革命军放火烧房,为炮兵照明,起义的炮队八标以13门大炮猛轰。起义军又夺取了机枪阵地,倒转枪把猛射,占领八镇司令部。瑞微在围墙上打洞钻出督暑,奔江边楚豫兵舰逃命。熊秉坤卒敢死队冲东辕门,士兵相继冒弹雨抱煤油罐纵火。经一夜血战,到东方黎明时占领督暑,武昌全城克复。满城都是臂缠白巾的革命军,一面醒目的铁血十八星大旗,在黄鹤楼头迎风招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   
   
 

主办:内蒙古河套文化研究所(内蒙古岩画研究院)
E-Mail:nmghtwhyjh@163.com 电话(传真):(0478)8415155
市纪委驻市委宣传部纪检组举报电话:(0478)8772831   举报邮箱:bsxcbjjz@163.com
技术支持:巴彦淖尔市政府网络信息管理中心 联系电话:(0478)8655532